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边城人:阿天

       阿天,边城诗社成员。

       城市坐标:甘肃  兰州

       入社时间:2014年1月

       社员编号:2013-057     >>阿天诗歌作品

       个人主页:http://atiandeshi.lofter.com/

——————————————————————————

诗歌作品


鱼的一半眼泪是海洋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思绪如三月的柳絮般纷飞 
我在一场夜雨中读懂春天 
发现桃花是不可触及的颜色 
 
月光下和影子并排而坐 
灯火渐暗 
黑夜是首无声的歌 
我们静静聆听 
然后在某个角落 
与空虚相拥而眠 
路灯渐远 
或许听不清风的耳语 
可我不能像流星般洒脱 
 
背影随眼神消失 
我写下最后一行情诗 
在一场缠绵悱恻之后 
渐行渐远 
有时候,呼吸也是一种疼痛 
就像拥挤的蚂蚁般密集 
 
鱼的一半眼泪是海洋 
我的一半眼泪是忧伤 
不为桃花的颜色 
不为流星的洒脱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阿尔的太阳高高升起 
让水流的更静 
让风来的更轻 
翠绿的蚂蚱 金黄的蜜蜂 
野花诉说着自己的秘密 
我们不用想太多 
放下包袱 
打消一些念头 
安静的聆听 
也许更符合逻辑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把一切烦恼都关在门外 
看窗外飘逸的白云 
霞光千里 星星点点 
捧起一本书诵读 
假装是个诗人 
月光沉醉 没有欲望 
我们不说耳语 
看着一只小鸟飞出巢穴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不谈房价的高低、股票的涨幅 
蔚蓝的海水抚摸着细沙 
一对情侣说着暖暖的情话 
桃花盛开 玫瑰满园 
蓝天之下 
我们有着想象之外的收获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我们只需抬头 
给天空一个微笑 
还大地一个拥抱 


思考

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情感是片辽阔的海洋 
每一秒都可能引起风浪 
 
生活的旅途中 
我们做着精神和物质的选择 
在没有灯塔的远方 
生和死都可以用来预想 
 
西风吹过沙漠 
花朵掩埋 尸骨裸露 
我看到了想象中的绝望 
 
当时间用个体来衡量时 
谁会在乎 
一只蚂蚁的忧郁和悲伤 
 
我在一杯水中看清了自己 
然后在另一杯中开始遗忘 
 
看着一只麻雀的粉墨登场 
看着一颗眼泪孤独的死亡 
表情远去 
目光远去 
旅途中我空有一身疲惫和迷茫 
 
过去和未来 
都要经过时间的审判 
 
尘土飞扬 
在繁华和欲望中 
我们是否还要思考 
一些意义的生成和价值的诞生 

——————————————————————————————————

                                          边城诗社成员名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依米花开    吴苏哲    李毅翔    辛凉    陌里笙    是人    回到天空    林封城

画眉(已退)    纤缴(已退)    东方雁    Sucrier    平生一顾    香蕉把和樱桃棍    

淡水海(蝉童)    谜宮    左岸    开花的房子里住着的2胖兔    珞珞如石

布鲁小萨    不言不语.不闻不问    斯尔瑞思    也静逸安    忠烈(黑猩猩)

画星月夜的贝多芬    望若    沁心    阿远    苏格拉底七月五    Calcira

瑞科水苑    榕树上的猫    暮归来    安今墨    李惊蛰    惟琢    十三

王小曹    李景辉(木莲子)    无恙    Treewizarda    G's    Giraffeeee    一〇

猫田    有仙则名    夏沫    郁白    皇甫贇    奥丽娃    姚小树    吕大虎(家明)

小王子赫    幽灵之眼    沅芷苇寒    眉弯    阿天    倚石    艾墨    夏禾果    田园(姜伯铭)

婵娟儿    桑岚乐    流浪诗人    怡势    喜里    挽城    Thirteen Big Head    恍呀恍呀

青慕    KINO    言轻    温玖     青花诗影     薛子孽     林三笑    葉寶兒    清醒纪

梅红时雨     夏微音     Takiya     假意飞行员    如初    箫梓         梧桐的红叶

青城诗影    軻叔     巷尾的喵老师    JerryChen    涸塘    何年    昀燃    拾一     倞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①、名单整理于2015年10月27日凌晨三点;              ‖ 官方QQ交流群:156224090

②、如有遗漏或错误信息,请联系依米花开;             ‖ 诗社微信公众号:bcshishe

③、边城诗社一路走来,感谢有你,感谢你还在。       ‖ 投稿及公共邮箱:bcss2013@163.com

——————————————————————————————————

查看全文

坚持

文/阿天 
旋律声响起 
那些忧郁的眼神 
是父亲手中的麦子 
 
春天里的风筝 
飞过屋顶 
飞出手心 
儿时的守望 
离我远去 
 
 
我曾嘲笑一只蚂蚁的天真 
反反复复的行走 
始终逃不出生命的周期 
也曾怀疑远方的天空 
万里无云 
该用怎样的色彩装饰

查看全文

现在是二十三点的夜晚

文/阿天 
现在是二十三点的夜晚 
窗帘上灯光黯然 
夜车驶过,由近到远 
呼吸和心跳依然 
房间空空 
我想起了儿时的大瓦房 
想起了村庄上空那些明亮的星子 
想起了红透的花椒和一条小河 
 
现在是二十三点的夜晚 
我红着眼睛拿起手机 
空间、网页随意翻转 
赞与不赞,一念之间 
早已习惯这样的夜晚 
我们在城市的边缘行走 
麦杆的气息渐行渐远 
 
现在是二十三点的夜晚 
再过一个小时 
我会收到一个晚安 
电量充足,敲打键盘 
我们开始在一张白纸上 
勾画自己的未来 
或者把头深深的埋进被子里 
假装入睡

查看全文

差异

文/阿天 
 
楼上的人向下看 
 
楼下的人向上看 
 
上面的人看不见星光 
 
下面的人看不清方向 
 
造物主给你了我们同一双翅膀 
 
为何飞不到各自的天堂

查看全文

雪落枝头

文/阿天 
拉开窗帘看雪花飞舞 
等待在季节的末端盛开 
白色的房屋 
白色的道路 
白色的双手抚摸大地 
北方的天空一贫如洗 
房间空空 
失去的感觉弥足珍贵 
踏雪归去 
深深的呼吸 
脚印在回首前消失 
雪落枝头 
你是否也会像我一样 
看着窗外 
看雪花深情 
看季节错爱 
 
2014.2.14

查看全文

新年

文/阿天 
挂灯笼贴对联 
看着年货依次排开 
天空一片晴朗 
没有杂念 
上坟祭祖 点灯烧香 
一切按程序而来 
在长辈们虔诚的眼神中 
我隐约读懂了这些传统 
背后的含义 
鞭炮声从四面而来 
烟火装饰着每一个眼球 
这是北方最绚丽的夜晚 
温暖和喜庆不断扩散 
所有的思绪被表情淹没 
看着新修的几间房屋 
和多了几缕白发的父母 
我又想起了旧日的盛宴 
灯火通明 今夜无眠 
我们做着年末的感叹 
鼠大牛二 
十二生肖不停在转 
这是我们成长的轨迹吗 
挣钱买房 结婚生子 
父母的期望就像门前 
那几亩麦田一样 
梦想不断刷新 
新年是什么 
我把思绪藏在视野之外 
一些期望的延续 
一些向上的生长 
2014.大年初一

查看全文

夜色是座孤寂的城

文/阿天 
黑夜无声 
黑夜无声如同一碗清水 
 
夜色是座孤寂的城 
万灯俱灭 两眼空空 
浮动的思绪如爬山虎 
枝叶茂盛 
 
沉默是爆发的前兆吗 
泉水流淌无人可知 
于是我们模仿哲人开始思考 
宇宙生死和未知的空气 
 
道路一片漆黑 
时光从茫然的间隙溜走 
我们开始徒劳的对白 
游弋于一身空虚之中 
孤寂成了新的名词 
 
黑色诞生恐惧和阴暗 
没有方向之后 
我们开始同流合污 
一些道路被黑夜隐藏 
选择成了痛苦的诱惑 
 
在孤寂的城里 
唯有理想高洁 
影子孑然而立 
我们身无分文 
 
夜色重重 
我无法拒绝言语的袭击 
无法拒绝表情的忽视 
轻闭双眼 
试着将一切轻描淡写 
在一本诗集中寻找安慰 
 
黑夜无声 
黑夜无声是我最后的沉默

查看全文

八月断章

文/阿天 
1
点燃一枝蜡烛 
黑夜的脸颊深深划破 
血液流淌 没有痛苦 
行人从暮色中匆匆赶来 
光明来自远方 
我们祈求幸福 
干瘪的麦子不会说话 
那些蕴含着古老和深邃的面孔 
石头般坚硬 
2
谎言是座废弃的花园 
恐惧过后发现 
诱惑并非来自诱惑本身 
我们模仿着一个哑巴比划 
装作自闭症患者 
发现路就在脚下 
找不出方向的夜晚 
痛苦成了唯一的话题 
3
有时候站起来 
我们比阴影还要高出一节 
可更多的是像蚂蚁一样行走 
在一群生冷的眼神中 
我们背着虚度年华的罪行 
我们没有泪水,没有申诉 
走进一本诗集里 
做着孤独的忏悔 
4
右手向右,左手向左 
我们做着各自的选择 
梦想不断刷新 
我们学着说一些好听的话 
将自己囚禁在物质中不能自拔 
我们感染着空气 
或者被空气感染 
有时候,对与错只是一念之差 
5
我们来自麦田 
一片野花盛开的村庄 
我们不曾卑微 
在东边山头上 
我们有无数个兄弟 
如泉眼中的水般清澈 
我们紧紧抱在一起 
就像抱住永恒的太阳 
村庄是我沉睡的情人 
我们在一些隐痛中寻找幸福

查看全文

思考

文/阿天 
情感是片辽阔的海洋 
每一秒都可能引起风浪 
 
生活的旅途中 
我们做着精神和物质的选择 
在没有灯塔的远方 
生和死都可以用来预想 
 
西风吹过沙漠 
花朵掩埋 尸骨裸露 
我看到了想象中的绝望 
 
当时间用个体来衡量时 
谁会在乎 
一只蚂蚁的忧郁和悲伤 
 
我在一杯水中看清了自己 
然后在另一杯中开始遗忘 
 
看着一只麻雀的粉墨登场 
看着一颗眼泪孤独的死亡 
表情远去 
目光远去 
旅途中我空有一身疲惫和迷茫 
 
过去和未来 
都要经过时间的审判 
 
尘土飞扬 
在繁华和欲望中 
我们是否还要思考 
一些意义的生成和价值的诞生 
 

查看全文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文/阿天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阿尔的太阳高高升起 
让水流的更静 
让风来的更轻 
翠绿的蚂蚱 金黄的蜜蜂 
野花诉说着自己的秘密 
我们不用想太多 
放下包袱 
打消一些念头 
安静的聆听 
也许更符合逻辑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把一切烦恼都关在门外 
看窗外飘逸的白云 
霞光千里 星星点点 
捧起一本书诵读 
假装是个诗人 
月光沉醉 没有欲望 
我们不说耳语 
看着一只小鸟飞出巢穴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不谈房价的高低、股票的涨幅 
蔚蓝的海水抚摸着细沙 
一对情侣说着暖暖的情话 
桃花盛开 玫瑰满园 
蓝天之下 
我们有着想象之外的收获 
今天,我们不谈幸福 
我们只需抬头 
给天空一个微笑 
还大地一个拥抱 
 

查看全文

如果不能在一起

文/阿天 
如果不能在一起 
我该怎么说 
残酷的月光将我层层剖析 
 
夜色如咖啡般深沉 
目光凝视 
我对着窗外独自呢喃 
呼吸一次次冲击着心跳 
该用怎样的表情掩饰 
窗户紧闭 
眼泪安静的死去 
我开始构思所有的对白 
 
如果不能在一起 
空气太重 
文字太轻 
 
风在颤抖 
我被夜色深深的刺痛 
双手落地 
神经麻痹 
不想用太多的意象装饰 
直白是一种恐惧 
一些言语死于非命 
一些花朵埋在土里 
或许早已习惯了小说中的分离 
一句“对不起”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不能在一起 
修辞太多 
语言太少 
 
如果不能在一起 
我该怎么说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也许是最好的解脱 
 
诗歌 边城诗社

查看全文

十八岁的村庄(组诗)

文/阿天 
 《土路》 
这是一条很普通的土路 
就像这里的人们一样 
你问我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也不知道 
就像祖先的坟墓 
也许很久 
也许很久以前 
她已经成为了村庄的历史 
或许村庄的历史就是她 
她看着身边的蒲公英、芨芨草 
以及许许多多没有名字的 
野花野草的开放和凋零 
看着载满豌豆和玉米的牛车 
从她身上碾过 
看着这里的人们穿着布鞋走出 
然后穿着皮鞋进来 
看着这些她笑了 
这是锄头刨开麦田的笑声 
这是核桃成熟落地的笑声 
就像老农脸上那深深的皱纹 
就像村庄夜晚那朴实的月光 


 《秋天》 
黄土地里麦田最高 
淹没着所有的眼神 
村里庙院的那个塑像没有表情 
秋天是神圣的 
人们都是虔诚的信徒 
带着一双手从四面赶来 
男女老少 
都是这场活动的参与者 
在金黄的麦田里 
看着日出和日落 
麦浪是片燃烧的海 
割麦、捆扎、拾穗 
我们用镰刀和汗水 
冲击着山川 
红透的花椒、苹果 
饱满的玉米、土豆 
和许多秋天的胜利者一样 
准备凯旋而归 
就像祖先们墓碑上刻的 
每块土地上都有他们的名字 
秋风中一根麦杆睡去 
做着千年以前的的梦 


 《老人》 
天空在诉说什么 
十八岁的村庄在听老人讲故事 
和往常一样 
粮食和欲望是故事的主角 
拐杖和门前的石墩 
是老人生活的全部 
而关于粮食的故事 
则是村庄全部的生活 
太阳照在老人的脸上 
那是和土地一样的颜色和深沉 
不知不觉他们的皱纹和 
那颗核桃树的年轮一样清晰 
或许父亲和村庄没有年轮 
雨水从天而降 
山花依序开放 
我在写着十八岁的村庄 


 《山的背后》 
山的背后是什么 
祖先们在山脚下 
开荒 耕作 死去 
目光远离 
种子的秘密不可言喻 
“山的背后还是山”爷爷说 
父亲和许多人一样没有猜疑 
这是千年以前的预言 
泉水流淌 尸骨横放 
谎言比死亡更寂静 
一声鞭响 
呐喊在喉咙和山坡间回荡 
雨过天晴 
我们勾勒着七彩的梦 
也许村庄会成为一种更深的隐喻 
山头的一朵马蹄莲 
正在安然开放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