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关于荆棘鸟---诗歌赏析

文/Melo

原诗歌地址:《荆棘鸟

关于荆棘鸟的传说:

       荆棘鸟是生长在荆棘灌木中的鸟,其羽毛像烈火一样鲜艳。这种鸟一生只唱一次歌,那就是在它死的时候。从离开巢穴开始,便不停执着地寻找荆棘树。当它终于如愿以偿,就把自己娇小的身体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上,和着血和泪放声歌唱——那凄美动人、婉转如霞的歌声使人间所有的声音煞那间黯然失色!一曲终了,荆棘鸟终于气竭命陨,以身殉歌——以一种惨烈的悲壮塑造了美丽的永恒,给人们留下一段悲怆的谜。


极乐鸟:

      又名,天堂鸟。这种鸟生来就没有脚,它不停地飞。它的第一次着陆便是它死去的时候。这种鸟一生享受着翱翔的快乐,无忧无虑。它是极乐的象征,但最终免不了一死。

 

     “鸟儿胸前带着荆棘,它遵循着一个不可改变的法则。她被不知其名的东西刺穿身体,被驱赶着,歌唱着死去。在那荆棘刺进的一瞬,她没有意识到死之将临。她只是唱着、唱着,直到生命耗尽,再也唱不出一个音符。但是,当我们把荆棘扎进胸膛时,我们是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我们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

                                                     ---选自 考琳 麦卡洛《荆棘鸟》

 

从新月派诗歌的“三美”标准来赏析:

  • 音韵美:

       全诗每一行的最后两个字都有押韵,一二节为AABB形式;三四节为ABAB形式;末两节分别为AABB和ABBA形式。

       除此之外,本诗还注重音调:第一节的一二句“荆棘鸟”和“祈祷”同为二声调;第三节的二四句“魂魄”和“沦落”均押二声和四声;第五节的末两句“着陆”和“国度”也同样押二声和四声;第六节的二三句“黑白”和“飞来”押二声调。

       再看每一行的第一个字的音调,拿一二节来举例:第一节前三行用三声调打头,第四行用四声调打头;第二节亦是如此。

 

  • 建筑美:

      将一至四节看做一个整体,对仗十分工整。例如:在第一节中,一三行字数相同,二四行字数相同。五六节作为结尾,并没有按照之前的格式创作,但是单独看五六节,对仗也是工整的。

      从整体的角度来看,全诗的形状像一把直立的尖刀。“刺穿我的胸腔,留下最痛最美丽的记号”和“我炽热的心焚烧不了你根深蒂固的嗜欲“这两行突出,形成了倒钩。所以全诗的形状是符合荆棘刺的形状的。

 

  • 绘画美:

       第一二节运用了颜色的冷暖和性格来营造画面。 “火焰”和“殷红”等颜色属于暖色调,给人以热情,激情的遐想,直接和“冰冷的山”形成了对比,表现了荆棘鸟的活力与激情。“湛蓝”给人以希望,然而“漆黑给人以压抑和恐惧,所以衬托了荆棘鸟生存环境的恶劣。

       第三四节的选词将抽象的事物具象化,例如:“褪去了火焰般的旗袍”展现了荆棘鸟悲哀绝望的心情,然而“旗袍”则是一个具体的事物。再比如:第四节“湿热的风”和“暗黑的蝇虫”也是具体的事物,但他们同样将荆棘鸟的绝望感表现了出来。

        五六节重在抒发情感,选词运用了一些象征主义的手法。例如:“极乐鸟”象征了另一种生存方式;“绚烂的星云”象征了极乐世界的安逸;“石榴色”象征了充满激情的,无畏的内心;“雄鹰和海鸥”象征着那些人生得意的角色。

 

创作动机:

       想要得到真爱和真正美好的东西,有时会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甚至是生命。但是我还是会让冷冷的荆棘扎入我的胸腔。

       自己选择了道路不一定好走,但是对我来说,深邃的荆棘丛中藏着真正的美好。我愿意带着我的年少轻狂和一腔热血去闯一闯,去一鸣惊人。即使穹顶是一片广阔的蓝天可供我翱翔,但那里并不是我心之所向。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人生的艰难,世界的黑暗。我被生活暗算了,它是一直贪婪的恶魔不断吮吸着我的精华,消磨着我的精神。这只恶魔像一根荆棘刺一样刺穿了我的胸腔,我血流不止。当初的勇敢和激情随着血液流走;剩下的,是我干瘪的躯壳。我的尸体孤零零地挂在那里,没有人过问。风和蝇虫打扫了我存留过得痕迹,我像一个牺牲品,一只无名的荆棘鸟直到死去也是那么卑微。

       我反悔了,我后悔没有像极乐鸟一样一生都呆在天上,那将是多么安逸的生活。

      我在天堂看到了雄鹰和海鸥,他们自由地翱翔着。然而,他们并没有我一身火焰般的羽毛,他们并不美。他们的人生看似美好,但有什么意义呢?如此安逸将他们的棱角消磨了;将他们的志向擦去了;甚至将他们自己的身份都隐形了。

       我转生再次成为一只荆棘鸟,即便这次也是一死,我的人生至少有一次惊世的绝唱。



———————————分割线—————————————————


      Melo自己解读自己的诗歌作品《荆棘鸟》,我觉得这是一件特别又有意义的事情。

       边城诗社的核心宗旨是把诗歌的审美评价还到作者自己手中。当然也要避免盲目自我崇拜,作者对于自己的作品应该有一个理性的认识。

       就目前的大环境而言,可能在尝试写诗的人很多,在认真读诗的人可能很少。愿意去揣摩诗歌背后所要阐述的东西的读者就更少了。

       诗歌应该也包括诗歌理论、诗歌评论以及赏析,但是写的人少了。对于诗歌的认知,限于学术水平、理论水平、个人观念、价值观等方面的因素,我觉得应该可以呈百花齐放的姿势,当然一个时代必然有一个时代的主流趋势。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诗歌评论以及赏析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的。对于每一首作品,我们应该都有自己的解读——我们的解读不一定要契合作者的本意,或许作者在创作本身的过程中本来就没想太多——只要在阅读赏析的过程中,能够和你产生共鸣,或者有某种体悟、或者带给你阅读的快感,我觉得对你就是有帮助的。

       所以,我期望以后在边城能够看到更多关于诗歌理论、诗歌赏析评论类的作品,边城也开设了《诗论诗评》栏目,欢迎积极投稿。不论作品本身写的怎么样,是否多有深度,多有所谓学术范,只要迈出第一步,我觉得对于自身来说,就是一个伟大的进步。


                                                                                     边城诗社   依米花开

                                                                                           2015年3月21日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