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王淇生给读者们的一封信

       大家好,我是王淇生,因为诸多原因,我可能会暂时性地停止发布新诗,投身到别的事物中去。主要是在边城有些时日了,想说些心里话给大家听。

       我是从2015年开始写诗的,一开始只写给身边人看,后来逐渐在各平台发表,陆陆续续间写了上百首。虽谈不上高产,但毕竟不曾急功近利地去写,故对这个数字尚算满意。

       我最初只是喜欢,认为好的诗歌总扎着一种微妙的感觉,和每一位读者结合出特别的化学反应。不过我却要很惭愧地说,我其实很少会读或者喜欢别人的诗,于是我热爱它的方式就成了创作。

       恐怕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特别能接受旁人对我诗歌的指点。哪怕有些批判并非针对我的作品,其要么是针对我个人,要么是针对诗歌这个文学形式本身。

 

       我感激这些年诗歌在我身上所起的作用,虽然“写诗”这件事本身常构成身边人对我的一种偏见,不过我同时也受益良多。

       有的读者会称呼我为“先生”,一段时间不更新,更会有人私信来询问我的现状。特别要感谢那些对于喜欢直言不讳的人,我始终认为勇于赞美是一种伟大的天赋。

       而诗歌当然不应止于“感动得落泪”,我尤其希望自己能写出让人会心一笑的作品,也时常为此努力着。

       我要特别感谢边城,让我收获了很多的感动。

 

       大学毕业后,一直过着计划中的旅行生活,算一算也有不少时日了。每在新的地方落地,机场高速上行驶着,我把头探出窗外,这种看似无穷无尽的自由,也驱使着人不停思考自己存在的价值。

       写作固然是一种价值,也许是最好的价值,但人生冗长而苦短。总要花费精力在一些别样的事物里。今天早上起床时我边想着,边像拾掇行囊一样整理好往日里的诗歌,并准备好开启新一段生活,大概是时候了。

 

       最后,回归到诗歌本身。

       也许它从来就不是一种主流的文学形式,由于其特殊的审美特性,注定不会被所有人喜欢。喜欢读诗,或热爱写诗,我认为是一种祝福,请珍视这份热爱,无论别人怎么说。

       起码我写诗,是因为它能使我感到快乐,更使我理性地看待痛苦。我无限憧憬爱情的同时,也教会了我怎样享受孤独。

     或许有多少人是因为情诗而熟悉我,在此请允许以早年的一首短诗作结。

       在今后的日子里,请继续热爱诗歌和生活!大家江湖再见!

 

       从前/他们中意我的诗/我很欢喜

       后来/他们不懂我的字/我不在意

 

王淇生 2019/8/15 于泰国普吉岛


查看全文

这是一片狭隘的红色海洋


文/王淇生


这是一片狭隘的红色海洋

有无鳞的鱼儿在水中漫游

沸腾中,激起无数的气泡

各异的外来植被漂浮其中


这是一片狭隘的红色海洋

人们围在一起,将它打捞

我坐在一旁,听它的声响

“鼓鼓咚咚”、“叮叮当当”


也在观察

是谁吃了最后的那片肥羊

查看全文

人生现状


文/王淇生


一本经典

两千九百四十二页

不过是历史的一瞥

读到第三章初段

我把它搁在一边


一部电影

三个小时零四分

不含片头和尾段

我按下暂停键

点上一根香烟


千余行的长诗

从宗教到哲学

从政治到伦理

三个韵脚过后

早已不厌其烦


人生短暂

我哪有多如这般

可以浪费的时间

于是


一整个下午

都盯着窗外发呆

查看全文

RVLT


文/王淇生









雨下大了

有伞没伞的行人

已经湿成一片


但还不够

屋里的才能幸免

不过总有一天

查看全文

你里面的味道


文/王淇生


雪般的皮肤,沁冷的眉目

小心舔舐,舌尖上清凉微沐

 

是薄荷,还是香草

绵软而香甜,你里面的味道

 

“想什么呢,傻瓜?”你冲着我笑

已经流到手上,化了的雪糕

查看全文

婚姻


文/王淇生


头发蓬乱!神秘兮兮!

小小懒虫!为何早起!

 

苹果香蕉!甜菜鳄梨!

切碎加水!做成果昔!

 

永永远远!你我一起!

相融相会!甜甜蜜蜜!

 

携手跳进!搅拌机里!

满屋红色!浪漫温馨!

查看全文

夜夜夜夜夜


文/王淇生


夜,是一点月光白

挥入漫天汁墨

夜,是万彩霓虹灯

铺出遍地春色

 

谈笑间,面红耳赤

夜是你一杯我一杯,不醉不归

欢声里,艳粉浓脂

夜是左一位右一位,燕瘦环肥

 

疾驰的夜,撕碎荒芜的马路

不羁的夜,把肉体破门而入

……………

翻过身去,已经凌晨三点四十五

 

夜是喧嚣

是枯叶的零落,幽谷环响

夜是恐惧

是失眠的此刻,孤独难当

查看全文

过来 别怕


文/王淇生


过来

别怕

又不会吃了你


小小的冰激凌

我要把你盯得融化

把甜甜的汗舔干净

查看全文

房间


文/王淇生


穿过茸茸的荆棘

蔷薇长满墙壁

来到你的房间

探寻一切的美丽

从哪儿沁出香气


拉上窗帘

看星儿在天花板闪熠

萤火虫的灯芯里

冷冷的光,映出月儿的影

点亮 在被窝的波心


来到房间

便喜欢上了这里

我想,是因为有你

查看全文

一些诗


文/王淇生


我写了一些诗

关于你

或是孤寂


我种了一些花

蔷薇

和山茶


你喜欢玫瑰

便让它开满山岭


我喜欢你

身边却只剩孤寂

查看全文

belive


文/王淇生


Don’t kiss me, now

Already give up

My mouth

 

With it, said I

“Love”

You have never believed


不要接吻,此刻

已经放弃了

我这张嘴巴


用它说

“爱”

你从来不曾相信

查看全文

嗨不起来


文/王淇生

音乐响着 吵

人群中你走过来 问我会不会跳舞

不是你不好看 只是我嗨不起来


酒喝多了 困

酒店的床上躺着 你爬到我的下面

不是你不性感 只是我硬不起来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