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叙事诗2号

毅翔:

勾住防盗网的铁衣架一排并立,一个

纠缠于另一个的身体上。另一个窗户

冒热气的蓝条纹胸罩挂了出来,梦见

海洋,梦里冬雨随潮水温度上升

我的船浮沉,青梅竹马爬上海滩

她湿透的红风衣挂在另一个窗外

冒着热气,男主人梦见冰海岸

蓝条纹胸罩挂在他身上——神圣地受伤

另一个窗子,另一个主人和蓝条纹胸罩

蓝色的伤口划在窗子的玻璃上

蓝色的窗子背后挂着一双眼睛

查看全文

弃娃

毅翔:

患粉红色癌症的洋娃娃坐在角落

她的断肢曾遗失在公交车上

如今找回来,两处空洞的伤口

传来一些彩虹色的气味和声音

空气里黑色的苍蝇已不怕她

日复一日带来治疗孤独的鼻息

唯一的国王躲在白炽灯的楼房里吹空调

她后悔拼装自己的时候不加一个马达

只需要一点点重量

就可以把身体下这片土地染红


查看全文

叙事诗3号

毅翔:

潮湿地蔓延,嘴唇与玻璃杯

住所在落日里终结——带雪之路

在南方形成脚印

在冬天完成一堵铁墙

记载死者的方向、名字、银行密码

红色的充值卡,蓝色的

签字笔,没有墨水的

电子屏显示我唯一的名字

在我的碎片里找到我

在绿草如茵的灰色高墙下

玻璃渣在蔓延,血在蔓延

潮湿的带铁锈的树枝在角落

偷偷开出一朵花,在角落

叫我的名字

查看全文

有时候

毅翔:

有时候在小店吃干炒牛河

有时候爱情戴着安全帽出现

秋风未到,你总是害怕

落叶打下来,心便抽搐成星球

如果星光撩弄你的头发,我感到痛

所以有时候你带着安全套出现

——我从未见过,就像

你看不到烟蒂、啤酒瓶和断了的铅芯

有时候我们互换睡衣睡觉,你不知道

有时候你翻身

月光溅湿了空出来的床单


查看全文

落日拉长你的影子

文/毅翔

我在日夜边缘

步行

远游

唱歌——我以为是诗


我在你的温柔里唱歌

黑暗是自由

是高跟鞋的脚步

是香槟与烟草的闺房


落日拉长你的影子

我在唱歌:

“夜是光的前奏”

或“习惯闪电的温度”


落日拉长你的

影子,沾染了我全部的领土

在滑入黑夜以前

我还差一个梦


2013.10.31

查看全文

无眠

文/毅翔

今晨,路是黑色

昨夜雨水镶嵌在梦与梦的边缘

我听见雨声浸湿夜色

——每一个梦依然干燥,如同

一枚落叶破碎的声音


尼克斯紧扼我的喉咙,说

每一件物体的悲惨世界

阳光停在云的背后,不肯降临

生怕要追究这场熟悉的谋杀案


事实上我没有死去

事实上我一旦醒来就执笔写诗

事实上她今晚依然再来

写字的声音比嚎叫更有力

——我有在叫,深夜

并淹没清晨那几声孤独的鸟鸣


2013.11.10

查看全文

文/毅翔

在寂寞里,我

掏不出一个耳机,护照

却在我的手里自豪,冰冷

国徽披着牛皮向人民敬礼


在寂寞里,她掏出耳机

解放长发

让风记住她的影子


我听不见歌声,“披头士”

名字在豹纹里挤出

她举起手机

“当我的吉他开始哭泣”

回家的列车便开始进站


2013.11.8

查看全文

灯下随笔

文/毅翔

最后觅食的蚊子

在歌颂春天的秋意里

让灯火沾染血色

我的尸体贴紧墙的温度

墨水是灵魂的泪

是弗兰肯斯坦风雨上的玫瑰


2013.10.28

查看全文

病中

文/毅翔

呐喊,把肺里最后一片

落叶,撕碎

这里满地胎死的情诗

是月亮的晚餐


我顺着星光垂钓一个

女人的往事

柔风抚摸直坚硬的灯柱

点照昨夜的水声


暴雨残留在肺部,宣战

我的麦地早已荒芜

我的花田却酿成墨水

那三千丈的酒色,只要一首

就能灌醉余生的孤独


2013.10.27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