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给你的一封信

给你的一封信

              文/第101扇窗


一年没联系,你还好吗

我看到别的女孩对你的留言了

过了这么久还是有点难过

当年和自己打了一个与你有关的赌

抱歉一直没告诉你


独自过了圣诞节春节情人节

好像在等一个开口的契机

可以把没解释的没说的

或者那些一直想说的都告诉你

而这件事已经被迫要失败了

我假装的毫不在乎

而原来你也是毫不在乎


我只是偶尔会想起你

真的只是偶尔

在看到你的名字的时候

吃烧烤的时候

买巧克力的时候

看手表听歌坐公交和加班

一个人待着的很多时候


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就算了吧

时间和过往说不清哪个更重要

乌云该散雨也该停了

我和你也只是这个岛屿上的

两个忙碌人罢了


查看全文

初篇·世界

文/薛一卬


世界真的很大

       真的很小…


我再未于人群

看到你一眼

人海的熟悉感

又如与你相见


这软弱的愫言

       你闻莫现…


(更换笔名后第一篇小诗,请各位垂阅斧正)


查看全文

缺全

     文/第101扇窗


黑夜是一个笑盈盈的刽子手

它利落的砍断头颅

回忆随着鲜血喷涌而出

染红南街百姓的白衣

所有的面庞变得血肉模糊


一个人默默的走了一程又一程

远方似有似无的离歌

你听了无数遍

却又遍遍潸然泪下

你已失了模样丢了自己

剩个空壳像个笑话


有些人一转身

便已是千万年

见过些许人,动过几分情

留下几坛酒,又晕红了脸

悄悄说了一段假话

却也像模像样


查看全文

在巴黎上空

在巴黎上空,你难免会累,这没什么

年纪又大,难免彩色玻璃会让你目眩神迷

难免你需要找一个借口让自己躺下身来和塞纳河畔的摆渡人共赏葵花

那些葵花被河水映得色彩斑斓,如上岸锦鲤

这没什么,锦鲤在水中待久了,也难免上岸




在巴黎上空,我们难免浪费很多白云

地面太美,摆渡人也难免白白浪费很多流水

卡西莫多有时会失去他心爱的钟楼

这没什么,他有时也难免失去他心爱的姑娘

塔尖指向地面也真的没什么,谁都会累

它休息够了自会站起,无须别人期盼

站起后难免恢复它的高大,继续冷冷地俯视脚边闹剧

你们如今荒谬的眼泪和未来荒谬的赞叹


查看全文

入戏

文/鬼子

浓缩的时光

开始

结束

一切都还没有来得及思索

夕阳之下的影子

消失 远去

如几十年

如百年

不过一瞬

和,一生

 

忘了,记起

是哪一个与己吻合的场景

游荡于戏里戏外

真亦假

假亦真

长衫与T恤

不过是换了装扮的

他人自己

守着重演的历史

哭笑交替

 

能不能看的太透

跳出三界

从反光的幕布

映着历史与未来

匆忙的闪过

闪过

何必殚精竭虑绞尽脑汁

只夺得半世自以为是的光辉

疲惫归去

 

入,出

薄薄的正反两面

划过

几十分钟的故事

生与死

入戏

出戏

 

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 


查看全文

一半

文/鬼子


我只经过一半晴天

这年六月

雪已经下了很多很多年

 

一只脚很痛

另一只脚踩着油门飞驰

柏油路被从中间剖开

 

记得这是地狱吧

从天堂来时

经过人间

 

被装饰的屋子改变了用途

一半黑色 一半白色

一半昨天 一半明天

 

几十年以前就丢失了钥匙

找到钥匙时

那把锁已经锈的腐烂

 

一切的美好只剩下一半

另一半抑郁

末日从十八层高楼跃下

 

天开始下了雨

在下午阳光满满的时候

该怎样称呼彼时彼刻

 

走的累了,真是累

与玻璃窗外的苍蝇对视

听不懂它华丽的语言

 

偶尔的酒没有醉

数着路上的星星

如数着日子

 

是鱼还是鸟真的无所谓

或水,或天空

不需要再四处张望

 

六月割裂一年

穹顶之下

与黑与白握手言和

 

2018年6月29日星期五 


查看全文

清明祭

文/鬼子


我在人间

我在阴间

天地间一座偌大坟场

鲜花与烧纸在清晨开始

与自己对话

从被出生开始偶然

直到必然永恒

以一粒尘土

漂浮于宿命

对望来来往往灵魂

湿了的身子

翘首以盼

透明雨里我的眼泪

笑成一朵云

盘旋于

我的头顶

 

2019年3月29日星期五 


查看全文

知命

文/人間、不值得

听,当苍旧噪杂的车笛从暮色
睁开了晦浊的眸,蹒跚的小城
沉在那劣酒和败棋中浑噩,
咽了聒声舐着酸甜腻口的糖;
错入未经世事的净澈的瞳孔,
像失路却尘的孤客:“你可知命?”
他在诘讨一个残缺不全的未来,
风死在唾星哂笑里或是没有。
撒了谎,折下那一双稚嫩羽翼,
在废墟里找一朵误会的过往,
血情交织从容写下一纸笑话,
我在小城的地狱里等你回来。
那么,被高高供起的知命之人,
可数的清这身后,戚绝的眼神?

查看全文

如果我是诗人

文/云耘云

如果我是诗人 
名誉将是我的眼睛 
阿堵物的诱惑 
不会使我重披俗尘 
  
如果我是诗人 
广游于崇山大川 
寄情于青天白云 
任你如何来评论 
  
如果我是诗人 
诗眼将是爱情 
柔情的诗句汨汨地流出 
她将伴我快乐着人生 
  
如果我是诗人 
一切会美妙绝纶 
虽然仍有犯罪 
但原谅其无知的沉沦 
  
如果我是诗人 
雨后晴空如我的心胸 
想象的翅膀荡漾于天地 
我的生命将五彩缤纷

查看全文

隐生宙

文/magicalleung

譬如说
当足够的氢趋于稳定
岩浆团在重力的作用下
就会相撞与熔融
吸积成球
蓝藻会借着恒星的光
匍匐在极夜的原始海洋里
我们一无所知
瓦拉乌纳群无以复加的断层中
是焦灼而又冷却的火成岩
饱经篡改的沟谷洼地
叠层岩将苦痛显露无遗
如果试着将一生悲凉
掩埋于古老的沉积圈
无异于吹影镂尘
尸骨石化
时间错觉会在物种的肉身里
藏着星陨撞击的斑痕
让一切有迹可寻
遂变微观而庞大的灭绝与重生
六十五万个小时后
我就会化为灰烬
结束这无序度的一生
然而分子不会湮灭
在光来到之前
我试图向你转述
关于星系碰撞
关于人类起源
关于那地壳下
极其深远的孤独

20190406


 

隐生宙(Cryptozoic Eon),生物化石稀少和不存在的寒武纪以前的地史阶段。在宇宙序列里,死亡和灭绝几乎是常态,每一物种只是这个小行星的过客,四十六亿年的地球,人类只有短短440万年历史,短暂的一生只有65万个小时,而这些都只是诠释在人类臆测的“时间”概念里,毫无意义,徒劳无功。 


查看全文

错身打马过人间

文/姜不换

北方的风尘
落到南方时已然寂静
在水汽里缓慢败馁
衰老,冗长的疲态

 

清晨前归醉,言好于张扬
我在酒沫里上升,又
沉浮于不同屋顶的光景

 

兜兜,绕绕
逆行的立交桥,走过虚妄
与行人擦肩,在风里清醒

 

自诩为一切浪漫的歌行者
拒绝命运的慢板
汲溪捧水  露山饮雾
点燃的日子未及你清亮
空空
我只错身打马过人间


查看全文

走着写诗

文/姜不换

走着写诗,婆娑的是月色
夜幕四起久别的戏码
劝说轻柔地叛逃      我偷走
一只白鸟的勇敢
在无垠里杜撰爱情

 

橱窗玻璃里,我找到你的影子
闲闲地信步        ――行板
它比你本人更温和
在夜色里融化
我的心攥在你缭然的纷扰里
我爱你只在今天

 

钟声缓慢落下
火车驮来   渐疲渐乏的人
灯下站着   方生方死的人
宽阔而热闹
像一出通俗喜剧

 

直到谁的出现再不引起热切
谁积攒了很久的眼神
谁错过既定的排版
谁落下苦情戏
谁忘记出场

 

被四季拒绝的花
偃旗息鼓,堆作一团
说路途迢迢,风也迷糊
说远山远水的
消息   抓不住余温

 

当  生活真正迫近时
这些英勇相加  也未过于
只敢在春日看一场凋亡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