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缓慢的泳池

年轻的乐器把我救起。
月湖的自动图书馆
播下光的麦穗。

旗帜盖着北欧版图的缩影
在预言背后长征。
天才的脚步声吹灭轮廓。

夜色铜马般奔驰!
英俊的空中宫殿,把我们下成象棋
点燃地铁站的烟——田野
黑暗像年迈的暴雨堆积马路。
众神拆解帝国的列车,步入音乐
人群。
撞碎夸克。

渔船像逃亡的章鱼,
卷入海螺远古的窗口。
叹息的树荫——坐在中间吟唱
像一堆化石。

我戴上风暴离开城市。
我热切而又担忧
直到它将星火传遍山野
像刚诞生的人类闪耀。

刺眼的石矿
抖落一块墨绿。

2018.5-6-7.

 

查看全文

香烟

文/吕人

长长短短在指间
烟烟火火送病钱

吃完这口
就去喝一杯酸奶吧
或者去楼下
看看那只死去的猫
还在不在啊

俗世好低沉
我高昂的头颅埋没在烟雾里
再也抬不起来了

查看全文

缓慢的泳池

文/牧之二

年轻的乐器把我救起。
月湖的自动图书馆
播下光的麦穗。

旗帜盖着北欧版图的缩影
在预言背后长征。
天才的脚步声吹灭轮廓。

夜色铜马般奔驰!
英俊的空中宫殿,把我们下成象棋
点燃地铁站的烟——田野
黑暗像年迈的暴雨堆积马路。
众神拆解帝国的列车,步入音乐
人群。
撞碎夸克。

渔船像逃亡的章鱼,
卷入海螺远古的窗口。
叹息的树荫——坐在中间吟唱
像一堆化石。

我戴上风暴离开城市。
我热切而又担忧
直到它将星火传遍山野
像刚诞生的人类闪耀。

刺眼的石矿
抖落一块墨绿。

2018.5-6-7.

 

查看全文

每日一想打卡

文/又

以为

日落是你

星辰是你

拂过的微风是你

天上的乌云是你

屋顶停留的小鸟是你

那样

至少还能 日日见你

总想

酒后的温水是我

静夜的暖灯是我

下雨天的伞是我

起风时的衣是我

那样

至少还能 时时陪你


查看全文

别浪费了月亮

文/又

烟在指缝寥寥的唱着无指望的歌

外头的天空耷拉着脸 整日都是一个样

憔悴着 快哭出来

我们坐着 缄口不语

任凭那急风来去自由

你递上酒杯 

尚未开口

我便昏沉的醉了

歪着头 看你

在迷了路的梦里

查看全文

可笑诗

文/
我在雨天喝酒
我在晴日喝酒
我在无风的夜里喝酒
我在寂寥的午后喝酒

你走了
我连酒也不喝了

查看全文

吾念夏时雨

文/薛子孽
我自知因为炎夏
才厌倦冬季的晴
骄阳触肤即灼神
恐惧随寒冷入冬

这季节的小雨呵
洗城市万般霓虹
映不来故人重逢
只一缕青丝渔钓

独你
可为我心饵

查看全文

显生宙

这一生的开始
竟用了数十亿年的前序
暗藏昼夜
绵延不绝
光年的距离
也许只是消逝的韶华
雾中的深海仍在潜滋暗长
埃迪卡拉生物群在熵减的过程中
迭代更替
而岩浆炽热
当缓慢的冰期已过
在我式微的肉身里
是一整个行星的破碎与愈合
这必然的生与死
这必然的喜与悲
足够
足够让我看两遍人间

2018/6/4


地球诞生的时代被称为”冥古宙“,之后是”太古宙“、”元古宙“,这三个时代曾经被称为”隐生宙“,

在这个漫长的时期中,生物逐渐产生,但是形态却极为原始。进入到我们生活的”宙“——”显生宙“,

物种突然出现了大爆发。






查看全文

没有壳的蜗牛

没有壳的蜗牛

          文/第101扇窗


有人等伞

有人等雨停

而蜗牛在等它的壳


一个黑色的壳

被黑色瞳孔看的太久

而被染上了色


一个脆弱的壳

是难过堆积起来的

一碰就碎了


有时壳会发烫

人们说是生病了

大雨也无法使它冷却


壳有时会嘟喃两句

人们不乐意偏叫它闭嘴

成了个能说话的哑巴


壳在计划着离开蜗牛

它随着六月的寒流

七月刮过的第一阵风

去到地极的边缘


蜗牛没有壳

它爬过旅人的肩

向每个人打听壳的下落

可依旧下落不明


听说有一只蜗牛没有壳

人们又说那不是蜗牛

那个壳也不是蜗牛的

查看全文

云南的夜

文/天木

这时

我触到黑夜的脸

没有刺骨冰寒

轻盈而柔软

它是无数暗质丝线

勾勒出醉人的温暖

 

无数的记忆

琐屑而凌乱

我早已司空见惯

不会在星空下喟叹

 

拔剑

斩散黑暗

蹒跚向前

夜影里响起声音:

碰到美杜莎要记得绕行

千万不要注视她的双眼


查看全文

浮躁的年代

文/一一

夕阳西下,徒步来到田野里。

不须做什么,只须闭上眼睛,尽情享受这世间的美好。

看见了吗,鸟儿在它不曾掠过的天空留下五彩斑斓。

听见了吗,蟋蟀用纯真的鸣声打动整片田野。

田鼠开始为它的生计而奔波,

风儿却为她的自由而乱蹿。

溪水咚咚作响,仿佛在告诉大地她才是孕育这片生灵的母亲,当然包括水里的小鱼儿。

在收割了的稻田里依稀坚强地冒出少许的萌芽,可它们不知道它们终将成为来年的护苗使者。

只有我知道,葱绿的小草是对其最大的污蔑。

夕阳完全落下,远处菜农扛着锄头往回家的路。

他们都找到了生活的快乐,而我呢?

我知道我也该回家了,拖着满是泥泞的新鞋,漫不经心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查看全文

十年

文/五月云

很激动

那个话题在十年后

在十年后的今天,也引发了

爆炸般的讨论

 

一个整数这样

把令人险恶的事情

重新导出

 

但或许,很久之后

可能就是以百计数了吧

2018.5.12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