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短歌



谁走进了镜子

肉体是匹劣马
弱小却冲动

它的操控者
对操控一无所知

偶尔越过镜像
看见反面的灰白

死亡高悬
摧毁绝望自身

镜中的狂妄者
为孤独辩护

太阳般的孤独

——它发光
不为你需要——

镜中的狂妄者
他爱这时刻:

太阳一出
群星寂灭

2018-8-21

查看全文

死亡

死亡是再会
阔别多年的情人

我曾长久地奔波
为了证明
这些年自己多么富足

然而她不发一言
只给了我
难以拒绝的一吻

2018-4-24

查看全文

解读《现代诗歌的结构》 (读书笔记分享,含个人观点)

四、马拉美
“当我找到虚无之后,我找到了美。”马拉美在其书信中写道。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超凡的洞见。
马拉美认为,现实因其“偶然性”是简陋的,而与之相对的“必然性”则是精神所独有的。在马拉美处,虚无,是清除现实的偶然性以获得精神自由的必然结果。他将虚无视为“绝对存在”的本体,他的创作和思考路经不是从经验世界走向虚无的绝对存在,而是反过来,以虚无作为精神自由的地基,并在创作活动中将虚无深深刻印在最普通的实物中,让这些实物完全被隐秘所充盈,变得谜一般神秘,充满开放的多义性。于是,诗歌便能够以词语和图像来吟唱隐秘,这隐秘让灵魂颤抖、被引向陌生处。
马拉美将语言的无穷潜能作为自己诗歌的真正内容,拒绝使用抽象概念性、单义限定性的陈述,因为它们会使语言丧失神秘性。他仅使用一些简单的未明之物,组成非现实的统一体。通过宁静的音调、完美无缺的格律、梦呓式的无辜,完成了现实的反常转变。具体可感的画面与声音却全然与经验世界无涉,这些被迫离场的实物只有在语言中才能拥有在场。这是一种精神性的在场,且实物经验被消解的越彻底,这在场就越绝对化。借此,精神得以摆脱现实的阴影而凝视自身,在充满张力的创造中获得一种统治的满足感。
去个人化在马拉美处更进一步,发展为一种去人性化,在虚无的绝对之中取消自身。他说“文学就在于,去除写下文学的某某先生”、“诗歌创作就是摧毁生命中的一天,或者死去片刻”。人们把叔本华误解为“悲观者”是因为把对于理性的乐观估计当做基准,把真正的客观当成了悲观。而马拉美显然同样洞察了心是如何为形所役使的,于是他把必然性的虚无当作基准,举重若轻地摆脱了现实的庸常,在诗歌中获得了精神自由。

查看全文

解读《现代诗歌的结构》 (读书笔记分享,含个人观点)

三、兰波
“兰波是艺术史上独特的奇迹,横空出世的一颗流星,毫无目的地照亮自身的存在,转瞬即逝。”马拉美如此评价道。
去个人化的进程在兰波处加速进行。诗人把我看作他者,看作所有人,不是我去思想,而是我被思想,即行动在先,而后被意识观看。当被想象出的自我都已让位于一种无我的言说时,诗歌的声音便源自无意识的混沌,这声音甚至不依附于任何能被人理解的载体。更不要说情感,一切可以分辨的情感都让位于一种中性的颤动,连恐惧和苦痛等都以不确定性的图景出现,从感情生活的正常框架中脱离出来。
兰波的诗歌不向任何人叙说,其诗歌创作的目的在于冲破现实、到达陌生处。兰波的诗歌中,“以远方来提升近物”的手法贯穿始终,时间与空间的秩序全被打破,观看的主体渐渐获得一种激奋,这激奋向着想象的远方扩展,奔赴陌生处。
而当远方无法再被提升,通常就是毁坏的开始。从诅咒到混沌,乃至无法言说的晦暗,最终临近缄默。喧腾的远方闯入,打破了现实封闭、压抑的边界,但又因为“陌生处”的空洞、无法抵达,永不满足的激情和渴望只能通过粗暴地摧毁现实的庸常来释放,以诗歌的专制来换取精神的自由。这也就是所谓的“专制性幻想”,即不以人类共识为基础,不受限制的创新自由。
里维埃如此论述:“兰波带给我们的帮助在于,他让我们无法再在尘世中停留,世界沉落到它起初时的混沌中,实物重新以那种它们曾经拥有的可怕自由出现,那时它们还不为人所用。”

查看全文

解读《现代诗歌的结构》 (读书笔记分享,含个人观点)

二、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是最初的洞察者,诗人之王,真正的神。”兰波在《洞察者的信》中叙述法国诗的历史时说道。
作为现代诗歌的开创者,波德莱尔的诗仍保持着传统的形式,内容却具有鲜明的现代性。
首先,波德莱尔最先主张抒情诗歌的去个人化。他坚决地将诗歌抒情与个体心灵分离,在作品中清除一切个人经验的偶然性,试图表达出人类所有可能的意识状态,尤其是偏于极端的状态,诗歌中的“我”不再是经验之我,而是现实挤压中的受难者。拥抱目光敏锐的幻想,而离弃感时伤怀的情调——这是诗歌得以挣脱现实、将非现实的精神创造置于现实之上的前提。
正是基于上述前提,诗人的艺术幻想由智识而非心绪引导,以分解现实为开端,创造出不受现实规范的“新世界”。这种创造,追求的是对现实的庸常保持尽可能大的距离,而通向一种神秘者的区域。这一区域并不避讳引入现实文明的刺激材料,贫穷、堕落、邪恶、黑暗、人造物等,都提供了大量材料。诗人以高超的技艺将这些来自于平庸的图像加以改造,反而使其成为医治“平庸之病”良药,令人叹为观止。
诗人的改造手段多种多样,诸如利用矛盾给读者制造不安,将苦难燃烧成电流般的悚栗,甚至取消精神运动的实物对象,描摹所指不定的神秘理想。诗人笔下的“荒诞”,是超越现实的眺望,是挣脱束缚的跳板。诗人在大城市的荒漠里不仅看到人类的堕落,也嗅到迄今未曾发现的、充满神秘的美。
在商业和技术化的现代文明中,为了抵御独立精神向物质及他者逃遁的危险,现代诗歌在由波德莱尔伊始的求索过程中,逐渐成为反抗现实压迫的武器。

查看全文

解读《现代诗歌的结构》 (读书笔记分享,含个人观点)

一、总述
20世纪的欧洲诗歌,风格上显现出一种有意为之的晦暗。诗歌更愿成为一种自我满足,涵义富丽的形体,这形体是那些以暗示方式作用于前理性层面,同时又让概念的隐秘区域发生震颤的绝对力量所组成的一种张力织体。
张力,一部分是形式上的,但更主要是体现在内容上。具体来说,是让现实陌生化、发生变形,不再用现实来量度自身,而仅在自身容纳一点现实的残余,作为它迈向自由的起跳之处。
在抒情诗歌的三种手段,感觉、观察和改造中,在现代诗歌中占主导地位的是最后一种。 现代诗歌回避“心绪”的分享以及诗人自身对其作品的参与,而在任何别具意味的材料上验证自己的改造力量,在贴近心绪的柔和元素即将出现时,以一种强硬的"不谐和音"将其撕碎。
现代诗歌,取消了美学力量与认知和伦理的同一性,其诉求从“赋予现实意义”转向了“消解现实的意义,而营造自身的丰富”。这并不意味着艺术不再关心现实,而是发展为以一种更“明智”的方式洞察现实。在我看来,这种转变是人类物质与精神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后的必然结果,“认识理性的有限”和“承认虚无的必然”是这种转变的思想基础。
美学的力量,或者说幻想的力量,在这种转变的过程中逐渐被赋予了独立的地位,不必再以事实和逻辑为尺度,也不必再以真理或美德为归宿,而是作为一种精神的强力自我运动,帮助我们短暂地摆脱现实的挤压,来满足精神的发展需要——处理“现实唯一”与“可能无限”之矛盾的需要。卢梭早已在《新爱洛伊斯》中写道:“只有幻想会带来幸福,但实现幻想是幸福的死亡”。

查看全文

原文:站在罗卡角上

作者:苏浅

朗读 @回到天空 

站在罗卡角上


是五月了。

是大西洋

在前方。是水找到水。水,带走水。流逝啊……

从来都是一样。你终将疲倦。遗忘。

而海洋依然继续着。


是一个有雨的夜晚。

罗卡角

在更前方。说不清出自信仰,还是由于屈服,

雨一离开天空就再也不停下来。

天空和陆地之间,连一句再见也没有。

“陆止与此,海始于斯”

这就是它明了的一切——

一切不朽中所包含的,

那被死亡祝福的沉默。


没有风暴比时间更有力量。

没有黄金,比英雄。一切死于风平浪静的,

都死于他的时代。


投稿须知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文/狄兰·托马斯
译/张振宇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垂老之年应在日暮燃烧咆哮
愤起 愤起反抗光明的消亡

睿智之人 临终时视黑暗如常
他们的话语已敛去闪电
但他们决不温顺地走进那良宵

良善之人 在最后的海浪中呼号 无力的动作
本可以是碧绿海湾中 何等灿烂的舞蹈
愤起 愤起反抗光明的消亡

桀骜之人 曾拥着飞驰的太阳歌唱
却使太阳愈发悲伤 当他们醒悟已经太迟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棺侧之人 濒临死亡 视线已模糊
盲眼却能闪耀如流星 生机昂扬
愤起 愤起反抗光明的消亡

而您 我的父亲 在那悲怆的顶点
用咒语 用福祝 当着您汹涌的泪水 我祈祷
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愤起 愤起反抗光明的消亡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at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查看全文

少女

文/庞德
译/张振宇

树刺进了我的手掌
汁液灌满了我的手臂
然后这棵树占据了我的胸膛——
继续向下,
从我身上抽出枝条,像手臂一样

你是那树
你是那青苔
你是紫罗兰在风中开放
你是那赤子——如此痴狂
而这所有的一切别人只觉得荒唐

A Girl

The tree has entered my hands,
The sap has ascended my arms,
The tree has grown in my breast -
Downward,
The branches grow out of me, like arms.

Tree you are,
Moss you are,
You are violets with wind above them.
A child - so high - you are,
And all this is folly to the world.

by Ezra Pound

查看全文

伊俄涅,故去多年

文/庞德

译/张振宇


是空旷的道路

是空旷的道路遍布这片土地

然后花朵们

低下丰硕的头颅

徒劳地低下

是空旷的道路遍布这片土地

这些曾任伊俄涅漫步

而如今再难踏足的道路上

恍若一个身影刚刚消失


Ione, Dead The Long Year


Empty are the ways, 

Empty are the ways of this land

And the flowers

Bend over with heavy heads. 

They bend in vain. 

Empty are the ways of this land

Where Ione

Walked once, and now does not walk

But seems like a person just gone.


by Ezra Pound


查看全文

火与冰

文/罗伯特·弗罗斯特
译/张振宇

有人说世界将终结于火
有人说是冰
从我所尝欲望之果
我感同于火之一说
但若它不免两度殒命
我想我深谙仇恨
若论毁灭,冰
也同样残忍
足以执行


Fire And Ice

Some say the world will end in fire,
Some say in ice.
From what I've tasted of desire
I hold with those who favor fire.
But if it had to perish twice,
I think I know enough of hate
To say that for destruction ice
Is also great
And would suffice.

查看全文

雪夜林边小驻

文/罗伯特•弗罗斯特
译/张振宇

我知道这片树林已有所属
主人就在那边的村庄居住
他却不会知道我在此停歇
注视他被白雪覆盖的林木

我的小马一定也百思不解
为何在整年最阴暗的黑夜
行至树林和封冻的湖岸旁
停在这处远离农舍的荒野

它把挽具上的铃铛晃了晃
似在问我是否走错了地方
铃音渐远后仅余风舞雪片
在幽幽静夜中把树林擦响

树林固然美丽,深邃幽暗
但我还有承诺需要去兑现
还有几哩路要在睡前走完
还有几哩路要在睡前走完


Stopping By Woods On A Snowy Evening

Whose woods these are I think I know.
His house is in the village, though;
He will not see me stopping here
To watch his woods fill up with snow.

My little horse must think it queer
To stop without a farmhouse near
Between the woods and frozen lake
The darkest evening of the year.

He gives his harness bells a shake
To ask if there is some mistake.
The only other sound's the sweep
Of easy wind and downy flake.

The woods are lovely, dark and deep,
But I have promises to k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And miles to go before I sleep.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