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诗歌是一道光

文/佐佑一〇

在幻觉中 颤栗
唯恐你的余温再次贴近
照在我身上的光
把我的阴影投射在地上

循环反复中 过于忘我
任由尖锐的情绪 肆意地
将膨胀的灵魂贯穿

或许诗歌是一道光
让人无限向往,衍生希望
让黑暗中的残骸更加阴暗

我所认为的光
由阴暗点燃
而我们的内心
犹如夜晚般黑寂 空荡

—— 佐佑一〇 2016.5.24

查看全文

《意》

文/Mr.一〇

《南国醉态》

南国鱼米茶香古地,正处秋意、十月浓时

慵意散漫的猫,在江边坝道,于微雾小朦

浮游之叶舟缓缓行,

雨烟江南胧

小巷里醉姬幽步姗姗,恰逢似意


《北塞烟》

北塞遗墙下残草春

转眼已逝

风沙漫漫任摇摆

昂耸寒雪尘尘

老朽腰背凸驼,仍不忘雪天迈步

往那供香四环绕,常年颂歌起

塞地的寺,忘教之僧向谁祈求?


《诗人之鸟》

艾青的飞鸟在天际累坏了

止停住煽动,死在这泥土里

连同羽毛都不再踪影;

新月的候鸟?飞离

只是叹息、不为我歌唱,

往南渡过江,也度离了冬季;

我的莺鸟沙哑声啼

不去飞行、

失去价值的我,也准备入葬土底


《西沉东风》

这个莫名的星球又转了转

毫无违和,也无意义

待到西沉西落;

我反而肯将这杯凉了的茶

一饮而尽,有了茶意

人走了,又何妨?

那些散落零之影子,你!

最终东风将一并把我们带走……


——2014.02.21


查看全文

翘首以盼的人

文/Mr.一〇

每一次的傍晚我总会翘首以盼,

我正像爱上了一颗灿烂的明星,

痴心地希望着有朝一日

能够与它在空中相会,

它是这样不可攀;

我不能逾越我的名分去接近,

只好在她的耀目光华下,

沾取几分余辉,

安慰自己那思虑与苦痛之心。

而你,高高在上的你,

又是否低头瞧瞧过我么?


              —— 2013.06.15(01:28)


查看全文

面具

文/ Mr.一〇

一位普通人演绎一位小丑

在台上卖弄风骚

或是想博得人们一笑、或是赚得钱财

显然他的幽默起不了作用

台下的群众在嘘声起哄

而幕后的演员在等待着什么。

我对他说道,“小丑,把你的面具摘下来!”

 

他继续努力的做出各种滑稽

可是人们已经不喜欢他

也便不再搭理他的功夫

有人喊道,“让我们上去,扯下他的面具

好让他羞愧的无地自容

好让我们见到他丑陋的面孔与躲在低处的泪水!

这总比他这些差劲的演技要真实的多!”

人们骚动起来,小丑惊惧的回来瞧一瞧他的身幕后

他背后的人却满怀笑意的

我对他叫道,“小丑,把你的面具摘下来!”

 

有个鲁莽的家伙冲上去了,

看啊,他快将他的手碰到他的遮掩

差一点,不要让他的躲藏破坏你的英勇

继续上啊!如此体力不支就放弃了?

小丑在发抖,也许是疲乏胜于惊慌

越多的群众不顾一切的

冲上台上,欲要挥动他们的拳头

来展现强权即使一切。

我对他喊道,“小丑,把你的面具摘下来!”

 

他让几拳就被打晕,面具也被取下来

我瞧见他那张不算吓人的面孔

不解他为什么如此不自信的隐藏自己呢?

为什么自己不将面具拿下来,

那样才是你成熟的标志

而如今是别人将他夺下,

你反而失去你原本奢求的颜面

当另一个人欲将夺来的面具戴上时!

我对他吼道:“小丑,把你的面具摘下来!”

 

——2013.06.10(00;58)

查看全文

《人一叩》

——Mr.一〇(图至网上)



克洛索的面前皆是团团麻线

单调的生命里蕴藏着太多未知

我们在期待、我们在等待

织布机嘎嘎响,不知编织多长

拉克西丝是否在偷懒?

忘记将这机械看管好。

请住手,暴躁的阿特洛波斯

你为何这么怒气冲冲,撕扯这美丽织布

将它们抛向空中随风而去


信我者,我们将领你走向前方

不信者,我们会拽你拖向远方

——那两姐妹温和的说道

我是英勇的王,我愿自己走

而不必你们涉入。

——勇者毫不犹豫,径步往远去


那三姐妹娓娓而笑

不一言、不彼此互眸

不朝那俄狄浦斯走向的远方

而看,瞧——暴躁的人又会拽住这布……

飞鸟飞得再高,终会停下来歇息

然后死去,嘶哑咆哮最后:

“我生凛冽,葬于北邙!”


  ——2014.02.11


查看全文

散诗四首

文/一O先生

《 二○一二、十二、一》 
(一) 

静待窗外花稀落,

奈何花前飞蝶过。

庐外再无人经逢,

天穹却从明为昏。

          ——(23:24)

(二)

闲来时时无事事,

恰逢细雨夹北风。

扬首彻彻冰颤颤,

一思愁伤忧心头。


《雨至》

闻雨将至,却非悄然无声;

光在刹那闪于,即破夜空之黑暗;

雷鼓作响,雨滴疏疏息息,稀稀声声;

雨临,晨雾人间。 

恰如轻涟薄幕,声奏轻之又轻;

如此单一却不惆怅,

眺望不了远处风光,

应为何景之美妙?

竟叫人闻之清净... ...

     ——2011


《2013.04.29》

——不愿提起的事,以小诗概括... ...

人去楼空茶亦凉,

奈何往事一幕幕。

夜岺静寂如枫林,

谁心夜间荡起伏。 

        ——2012.4.16(夜


查看全文

唯夜半醒者的享受

文/一O先生

夜深寂静时突然醒来,

仿佛如若隔世的朦胧美,

有人曾如此赞美道;
 

而我却是恰恰相反,

幽夜间的僻静宁和,

使我感到更加清醒,

理性在此完全击溃感性,

尽管这是感性泛滥成灾的时刻。
 

同样的,我也爱这过眼烟云,

即逝的景,就从玻璃窗而去

因为它们曾出现在我眼前,

却不曾停留在我的记忆中。



 —— 2013.03.01( 08:18:19)


查看全文

月桂之恋

文/一O先生

痴情的男子对树述说

他那情谊浓浓的爱语

多年来不曾间断。

路人不懂而嘲笑他的顽固

邻人不解而质疑他的执着
——他的追求,只为了几片绿叶吗? 
 

当晚风吹拂树时所发出的沙沙作响

他却为她的回应而欣欢不已 

且在临行时,在她的枝叶中

编织一顶花冠戴走,

并轻吻道:

“暂别了,我的达芙妮!” 


            ——2013.02.06


查看全文

《记梦》


文/知觉之〇

 

——本无言,却是这年最后一天,告别?算不上,只是觉得过去得可惜,来年的春花开了,又不再是今年的美了……期待?不曾有了,恐怕是怕,醒时若有所无有,记下诗单首,祝:能乐者能乐。


我不常做梦,

可昨夜却又梦了,

在梦中频频出现道道痕迹现实里却如梦一辙,

又是那样大相径庭。

我知那个是梦,

处梦里我尚能明辨,

但我并没有醒来,反倒欣喜若狂沉溺其中。


我知那个是梦,

处在不真的奢望里,

多少人淡然清醒?况且外边还冬风阵阵寒。

我不常做梦,

可昨夜却又梦了,

在梦里我是常常坦然轻狂,

醒时却愣呆在那儿无言无声恍惚惘茫。


  ——2013.12.31(晨)


查看全文

《雨后阳光》

文/知觉之〇

当〇走在雨后的樱花路道时,
并未觉得这是多么唯美和烂漫的。
被雨水冲刷落下的樱花瓣在地上被践踏得糜烂,
天上的乌云还不算散得干净,
只是没有那么郁黑和肥厚;
随着风的挪移,阳光偶尔还能照射在地面,
透过樱花树,零碎得不得了,
让一切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凄凉,
而〇叹了一口气,
看着天空——究竟自己喜欢的是一朵阴郁的雨云还是一束阳光……

查看全文

《夜空》

知觉之〇

——不愿意入眠的人儿,总是在一个不好笑的开玩笑。 一〇先生

 

夜中,你不愿入睡,

不愿在冬日寒颤颤中卧趟而眠

是什么样的女子让你心绪如此紊乱?

是什么样的忧愁如般雨水绵绵妖娆?

 

我只身站在门外的走廊,

外面早已灯熄寂静凄黑之夜,

不曾有人烟在此时往来浮现

然而我知晓仍有许多人与我一般

在夜中,不愿入睡,

可是他们似同与我一样深爱这样一个寂静凄黑之夜

还是只为那短暂片刻的消遣乐享呢?

 

我抬头想要看清楚苍穹处的月亮

我抬头想要极地的光芒为我照亮

我抬头想要星芒点点繁繁如痴醉

雨夜的一夜却让一切变成无尽遐想。

  ——2013.12.15(雨夜)


查看全文

《小舟喁语》

文/知觉之〇

孤寂的小舟,

想开往何处?

“已不能在夜间四处悠闲。”

——他对我的心喁语。

 

月亮的温度变得刺眼,

在这个皎月当空志时

“一切物是人非了。”

——他对我的心喁语。

 

远航的游轮从天边经过

“我向往的,不该是我向往的。”

——他对我的心喁语。

     ——2013.01.24(夜)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