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抽象派的七夕节(组诗)

文/高山松


◎地平线的走向


很难想像一张秀丽的脸

是如何代替一张风帆

又是如何被安放到白云之上的诺亚方舟

难道不用担心她的眼睛

她的鼻子和嘴巴会漏风吗

一个人在云端留一张脸

脸的背后空无一物

那些飘浮的云朵都是她的孩子

至少方舟上的一朵花不是你凭空想像

迷人的绽放也不是你凭空想像

盛大的落日背后

所有的黑暗都会集中到她的眼珠

而方舟上的桅杆

界定了地平线的走向


◎解剖一片秋叶


允许你用手术刀来解剖一片秋叶

允许你解剖出彩虹的七色

但请不要用显微镜

在显微镜下你会看到秋天的内核

以及内核里面裹着的真相

允许你把耳朵贴在秋叶上面偷听秋声

但请不要用低音炮

经过低音炮放大后的秋日私语

会出现雷霆般的萧瑟

和闪电般的沧桑

允许你把秋叶的每一个段落

制成一枚邮票

一枚发到夏季一枚发到广寒宫

邮递员不认识路

可以去问秋蝉

也可以去问嫦娥

允许你在秋叶的梦里不断提及往事

只是不要在醒来以后

不再认识自己


◎寻找用雪花堆出的白马


雪花飘落的日子

你正在时间的脸盆里洗手

一些旧照片上的影像可望而不可即

你相信雪的骨头会在春天开花

会在夏天消融

会绕过秋天的落叶

绕过多年前的那枚红月亮

一层一层堆到天上

不要关掉天上的星星

让他们照着你

把雪花种在六月的太阳底下

任他们自由自在地长成

七夕节里的童话

请允许我用左肩扛起雪花

用右肩扛起你的许愿

去寻找多年以前

我们一起用雪花堆出的白马


◎抽象派的七夕节


背景上的白云越积越厚

都快堆出浪花了

地面上的草木依旧泾渭分明

他们嘴对着嘴

只是为了吸出彼此身体里

陈年的雪花

只为让翠绿者更加翠绿

让枯萎者更加枯萎

在如此抽象的七夕节里

没有谁会奢谈爱情

连天边的晚霞

都会为如此惊艳的构思而致歉

草丛里没有蛐蛐

树上没有蝉鸣

灰喜鹊的羽毛无声地飘落

只有太极阴阳的图谱

被往生咒的咒语再三清洗


◎海水中长出的村子


当着村子里的人不要提海水的咸淡

他们整天都在海水里泡着

整个村子都是海水泡出来的

黎明的曙光对他们有着致命的诱惑

有的人开始选择逃离

逃离的桨声让一种秩序被迫返回

让你看到坐在船舱里的少年

仿佛是你渐行渐远的青春

曾经的惶恐依旧在海浪里飘摇

而村子里那些破旧的茅屋里

依旧住着一位干瘦的诗人

他的诗也是用海水泡出来的

像村里人腌制的咸菜

当村外人打开坛口

就仿佛释放出了

体内沉睡已久的木鱼


◎晚霞如此美丽


晚霞是从云缝里透出来的

或许是被压抑得太久

爆发力才会彰显

你的诧异来源于一座断桥

来源于那块没有被人搬走的石块

是谁在落日回光返照的瞬间

就已备好了碑石

河水如镜

映照出还魂的蝶影

从云端里伸出的手指

轻轻一抹

就抹去了一座衰败的庙宇

乍看起来

地平线就在河的对岸

这时天空中每一声鸟鸣

都会有一个神的转折


2017.8.30


评论(1)
热度(7)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