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摘下满天星(组诗)

文/高山松


◎仙衣飘飘


当你仰望星空时

经常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把白云当成是飘飘的仙衣不是你的错

神仙姐姐你只在童话里见过

而童年不再

神话里的故事又太过离奇

扯下多少白云

都无法计算秋天到春天的距离

既然夏天无法绕过

那么牛郎和织女也就无法忽视

终于扯到仙衣上面来了

这时田野里的野棉花都快被你扯完

昨天刚刚曝出的米花

今天就已受潮

唯有你儿时丢在女同学身后的一方手绢

独自在秋风中零乱


◎柿子红了


柿子红了的时候

秋天就只剩下最后一截树梢

两枚柿子挂在上面

让你能够直观地感受到秋天的尾巴

秋天也得了红眼病

早已忘了曾经的青涩和虎威

好在那些青涩的果大多被乌鸦吞食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以身饲虎

装做若无其事地走进柿园深处

被一些缺失的语境包围

你几乎忍不住要喊出死亡的名字

而当柿园上空那些缭绕的烟雾

又被秋风吹进烟囱的时候

一只刚刚飞上枝头的麻雀

也参与到了争抢秋天果实的战斗


◎第一场秋雨


你要问我岭南的第一场秋雨

是在什么时候下的

我还真答不上来

但家乡第一场秋雨下来的时候

我正好走进雨中

从此再也没能走出

用第一场秋雨还原一些背景

删除一些细节

腾出更大的空间给大雁

给麻雀和萤火虫

这些我下一段行程中

密不可分的伙伴

第一场秋雨终究难以成为逻辑的起点

这个世界也就难以安静下来

被秋雨淋湿的一块石头

终究还是石头

而淋湿石头的第一场秋雨

还能还原成雨吗


◎摘下满天星


摘下满天星只是一个写作者的语境

比生命的旷野更加辽阔

不要信以为真更不要去尝试

借助庭院的院墙你可以看到流星的永恒

而来到田野和山林

你就真的以为可以拥有整个大自然吗

落叶的构成其实是以秋天为根

而语言的根既可以长出诺言

也可以长出谎言

这时你或许会考虑满天星的根

与萤火虫的根到底会有什么不同

就像城里人与乡下人的根

原乡人与异乡人的根

这些都不可以用手翻捡

从一首诗歌里抽象出的具像

除了人性还是人性

与这满天的星辰又有何干


◎白月光,白月光


你说白月光就像一个轻浮的诗人

一会儿蹲伏在树梢

一会儿又跑到江湖里嬉戏

你说火车只能运走大地的颤动

而白月光却能运走

一个乌有之人关于故乡的全部念想

不敢与老牛对视

并不能说明你的目光有多么短浅

一只秋后的蚂蚱被白月光照着

这样的细节反复出现在你的呓语里

一个躺下的人与一个站着的人

共同构筑的十字架

白月光只能照在他的背面

而无数个故乡与异乡构筑的十字路

白月光怎么也没能绕过


2017.8.30


评论
热度(11)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