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词、句
砌起成城墙
——边城
官方微信:bcshishe
官方Q群:156224090

【边城诗社】:
渴望发出自己的声音
【诗社宗旨】:
自我为标杆,不论高低与贵贱

这世上有那么多人,可他们不能陪你回家。
我可以随便找一个人靠在他肩上诉说我的烦恼,
可是他永远也不会放在心上。
你可以随便找一个人诉说你的烦恼,
可是根本不会有人听。

边城里面都是过客,来去匆匆的过客。
你可以在这里倾听与倾述。
总会有人听,说出来或许就不再那么孤单。
聆听、感受,分享彼此的欢乐与哀愁。
如果,你感到温馨,就请你伫足,停下脚步。

【边城诗社成员】:
依米花开、吴苏哲、毅翔、辛凉、纤缴、陌里笙、林封城、Sucrier、东方雁、左岸、溦安、谜宮、平生一顾、淡水海、珞珞如石、布鲁小萨、斯尔瑞思、回到天空、也静逸安、是人、黑猩猩、望若、沁心、cendent、阿远、刘沛松、calcira、榕树、弦知音、暮归来、安今墨、十三、李惊蛰、李景辉、幽灵之眼、王小曹、TreewizardA、鹿清臣、知觉
 

非你不可

文/是人

我也不是非你不可,单身的日子很长
也早就习惯了如何一个人
即使在一起,漫长过去也很怕会改变什么

选择喜欢你还是喜欢别人,我还是非你不可
至少我喜欢
只为你难过只为你快乐

我在白天忙碌
在夜晚想,一个人听着歌看着窗外风景
偶然间你的脸庞浮现

查看全文

解读《现代诗歌的结构》 (读书笔记分享,含个人观点)

四、马拉美
“当我找到虚无之后,我找到了美。”马拉美在其书信中写道。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超凡的洞见。
马拉美认为,现实因其“偶然性”是简陋的,而与之相对的“必然性”则是精神所独有的。在马拉美处,虚无,是清除现实的偶然性以获得精神自由的必然结果。他将虚无视为“绝对存在”的本体,他的创作和思考路经不是从经验世界走向虚无的绝对存在,而是反过来,以虚无作为精神自由的地基,并在创作活动中将虚无深深刻印在最普通的实物中,让这些实物完全被隐秘所充盈,变得谜一般神秘,充满开放的多义性。于是,诗歌便能够以词语和图像来吟唱隐秘,这隐秘让灵魂颤抖、被引向陌生处。
马拉美将语言的无穷潜能作为自己诗歌的真正内容,拒绝使用抽象概念性、单义限定性的陈述,因为它们会使语言丧失神秘性。他仅使用一些简单的未明之物,组成非现实的统一体。通过宁静的音调、完美无缺的格律、梦呓式的无辜,完成了现实的反常转变。具体可感的画面与声音却全然与经验世界无涉,这些被迫离场的实物只有在语言中才能拥有在场。这是一种精神性的在场,且实物经验被消解的越彻底,这在场就越绝对化。借此,精神得以摆脱现实的阴影而凝视自身,在充满张力的创造中获得一种统治的满足感。
去个人化在马拉美处更进一步,发展为一种去人性化,在虚无的绝对之中取消自身。他说“文学就在于,去除写下文学的某某先生”、“诗歌创作就是摧毁生命中的一天,或者死去片刻”。人们把叔本华误解为“悲观者”是因为把对于理性的乐观估计当做基准,把真正的客观当成了悲观。而马拉美显然同样洞察了心是如何为形所役使的,于是他把必然性的虚无当作基准,举重若轻地摆脱了现实的庸常,在诗歌中获得了精神自由。

查看全文

秋来无依,无所谓冷暖

文/是人

枯木害怕夜冷,缚株抱团取暖
大火燃燃,烟雾腾升冲着天
就像人间

后来你走,我见的落叶纷飞
倏然心头一苦,从此跌入无边思念

查看全文

日子渐渐不可见文集选

诗/隐山

《假如明天变成昨天》

假如坏蛋的明天,变成好人的昨天

多么欣慰的旁听道说啊

现已深夜,月亮已退役

我坐在杯子的面前

巨大的杯子中你在谄笑

我以为好人已离去

我却成了切实的坏蛋

于是坏蛋把手举起

世间所有坏蛋都举起手

我受到了最虚假的判别

我此刻不再经过今夜最美的你

你此刻在河边慢慢忧愁


《听见下雨的声音》

雨水不断地下

我们彼此不断地相爱

大地与城市之间不断地

生产欺骗

雨水不断地下

我们彼此渐渐地流失

大地不再是

我们离开的目的

城市却是

我们温顺的最后


8/17/2018

查看全文

解读《现代诗歌的结构》 (读书笔记分享,含个人观点)

三、兰波
“兰波是艺术史上独特的奇迹,横空出世的一颗流星,毫无目的地照亮自身的存在,转瞬即逝。”马拉美如此评价道。
去个人化的进程在兰波处加速进行。诗人把我看作他者,看作所有人,不是我去思想,而是我被思想,即行动在先,而后被意识观看。当被想象出的自我都已让位于一种无我的言说时,诗歌的声音便源自无意识的混沌,这声音甚至不依附于任何能被人理解的载体。更不要说情感,一切可以分辨的情感都让位于一种中性的颤动,连恐惧和苦痛等都以不确定性的图景出现,从感情生活的正常框架中脱离出来。
兰波的诗歌不向任何人叙说,其诗歌创作的目的在于冲破现实、到达陌生处。兰波的诗歌中,“以远方来提升近物”的手法贯穿始终,时间与空间的秩序全被打破,观看的主体渐渐获得一种激奋,这激奋向着想象的远方扩展,奔赴陌生处。
而当远方无法再被提升,通常就是毁坏的开始。从诅咒到混沌,乃至无法言说的晦暗,最终临近缄默。喧腾的远方闯入,打破了现实封闭、压抑的边界,但又因为“陌生处”的空洞、无法抵达,永不满足的激情和渴望只能通过粗暴地摧毁现实的庸常来释放,以诗歌的专制来换取精神的自由。这也就是所谓的“专制性幻想”,即不以人类共识为基础,不受限制的创新自由。
里维埃如此论述:“兰波带给我们的帮助在于,他让我们无法再在尘世中停留,世界沉落到它起初时的混沌中,实物重新以那种它们曾经拥有的可怕自由出现,那时它们还不为人所用。”

查看全文

情理之中文集选

《病态城雪》

一座城

被门外自认风骚的清雪给打乱

另一座城被沉重的门声给打乱

以后你不管来不来

都已然不再重要

一座城

被多少男女追逐成人间尘爱

另一座城

被冷落成侧影之地,看花便开木窗

我必须带上毕生

在生长你的凡人路上

种上春天这种难以删除的烙印

此今

我走不近你的城池

就不会痴迷小女子的酒红


《天地人间我成残灰》

天地人间废坑无人填

爱些小到小得再无意义的东西

当轮达你说谈爱的时候

你说人间最珍贵的东西是假装

某天开窍

你会说

人间最遥远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东西

我发现

天地人间奢华必会一夜倾销

无人在寂寞的生活里

化为一粒自卑的尘埃


8/15/2018

查看全文

解读《现代诗歌的结构》 (读书笔记分享,含个人观点)

二、波德莱尔
“波德莱尔是最初的洞察者,诗人之王,真正的神。”兰波在《洞察者的信》中叙述法国诗的历史时说道。
作为现代诗歌的开创者,波德莱尔的诗仍保持着传统的形式,内容却具有鲜明的现代性。
首先,波德莱尔最先主张抒情诗歌的去个人化。他坚决地将诗歌抒情与个体心灵分离,在作品中清除一切个人经验的偶然性,试图表达出人类所有可能的意识状态,尤其是偏于极端的状态,诗歌中的“我”不再是经验之我,而是现实挤压中的受难者。拥抱目光敏锐的幻想,而离弃感时伤怀的情调——这是诗歌得以挣脱现实、将非现实的精神创造置于现实之上的前提。
正是基于上述前提,诗人的艺术幻想由智识而非心绪引导,以分解现实为开端,创造出不受现实规范的“新世界”。这种创造,追求的是对现实的庸常保持尽可能大的距离,而通向一种神秘者的区域。这一区域并不避讳引入现实文明的刺激材料,贫穷、堕落、邪恶、黑暗、人造物等,都提供了大量材料。诗人以高超的技艺将这些来自于平庸的图像加以改造,反而使其成为医治“平庸之病”良药,令人叹为观止。
诗人的改造手段多种多样,诸如利用矛盾给读者制造不安,将苦难燃烧成电流般的悚栗,甚至取消精神运动的实物对象,描摹所指不定的神秘理想。诗人笔下的“荒诞”,是超越现实的眺望,是挣脱束缚的跳板。诗人在大城市的荒漠里不仅看到人类的堕落,也嗅到迄今未曾发现的、充满神秘的美。
在商业和技术化的现代文明中,为了抵御独立精神向物质及他者逃遁的危险,现代诗歌在由波德莱尔伊始的求索过程中,逐渐成为反抗现实压迫的武器。

查看全文

路过黄昏


文/ 青慕

公园黄昏,长椅之上

老妇人头顶的雪从未融化过

好像她一直都活在某个冬季

傍晚,时间神情哀伤

像是年迈妇人松驰的乳房

毫无生机的挂在那晃荡

夜幕垂下,人群四散

星月被乌云锁在了身后

是的!无论我们相信与否

我们每一秒都在时间中流逝

流向未知却相同的方向

聚或离,生或死

 


查看全文

人间春秋

诗/隐山

别听人傍说,人间新篇章将出炉

人间固然有一方在百年静候

深情译为匆匆的路过

此地春秋不变换,世人不离开

马车至于城外,箫声消停

长待这里雪城,一场风潮交集

如今

尘尘不为朝醉而招罪

离世的年代就该

封起来,此窗请闭上

现在

杂闲之人性情败露

贪杯之人来日胡说

这生这世

都在人间春秋之中

度过,尚未花开


8/14/2018


查看全文

《离别之情文集选》

诗/隐山

“什么是离开”

“离开是人马的拣择。人是马的前半路,马是人的后半道。”


“离开一个尘世不容易

离开人间的本质

难倒了作为凡人的我”


“秋天之花

春天的风

追得来却拿不住”


“此世

我并不说你是一切

你是我俘虏的一切

即将为你的一切

赋予爱和情”


“如果此间生死两头我都不顾

那就

我照顾你最美的那面”


“深夜情话人间慌乱

纯真爱情人世彷徨

我来你眼前你此路不误”


“别告诉我。”“你来人间目的。”“你来春天也变成丘陵。”


“你爱我。”“我是普通人。”“珍贵的你也变成普通人。”


“此后不枉为你的贪生怕死。”



8/13/2018


查看全文

衣带渐宽终不悔文集选

诗/隐山

《终雨》

人间无终身无倦,雨水永终城飞雪。

此城空来我独来,他城无情病若终。

人间即败即无全,空手去来情若苦。

《情衣》

衣薄终生淡了情,衣无一物慌了人。

渐解衣带终无悔,系上衣扣惜今在。

情衣我赠你不取,尘衣你拿归来尘。

《雨巷》

从人间雨处,从世人眼内的利锋中

从巷里相遇,从花香诱惑的教训中

我终生握住,你身上的一枝花

抱住一场雨中,极大的欺骗

《上衣》

上衣渐浅下衣渐深,从风尘扑扑到静雨纷纷

衣上是春天,衣下是秋天,直到春秋纷扰将过

拿下上衣,把尚未铺色的下衣

留在春秋之中与岁月相待

8/13/2018

查看全文

廖笔书文集选

诗/隐山

“一个时间宛如一个国度

几个人走在大街上

几座城在成灰中成新”


“人间何来曾经

曾经的人们说我

像一去不归的人”


“衣带解开,只等

君人上衣扣

所有来来岁岁值不待”


“人世遇见了了解的人

了解了初生终后

只见若吾两人”


“人世慢慢谈输。”“这个人间是赌徒的春色。”


“寂寞的来路/深沉的夜里/当年谁也没有找着谁”


“了绝的火/温柔的水/今夜下雨,打碎了火的欲望”


“需要多少种痴望才会填满胸襟”

“人世难以避免一场风

今夕我避免一个你”

“一朝一夕我按年月

按你的样子

才会选择把新镜子搬过来”


《廖笔书》文集选   8/11/2018


查看全文
© 边城诗社 | Powered by LOFTER